荷塘月色

这几天心里颇不宁静。今晚在院子里坐着乘凉,忽然想起日日走过的荷塘,在这满月的光里,总该另有一番样子吧。月亮渐渐地升高了,墙外马路上孩子们的欢笑,已经听不见了;妻在屋里拍着闰儿,迷迷糊糊地哼着眠歌。我悄悄地披了大衫,带上门出去。

沿着荷塘,是一条曲折的小煤屑路。这是一条幽僻的路;白天也少人走,夜晚更加寂寞。荷塘四面,长着许多树,蓊蓊郁郁的。路的一旁,是些杨柳,和一些不知道名字的树。没有月光的晚上,这路上阴森森的,有些怕人。今晚却很好,虽然月光也还是淡淡的。

路上只我一个人,背着手踱着。这一片天地好像是我的;我也像超出了平常的自己,到了另一世界里。我爱热闹,也爱冷静;爱群居,也爱独处。像今晚上,一个人在这苍茫的月下,什么都可以想,什么都可以不想,便觉是个自由的人。白天里一定要做的事,一定要说的话,现在都可不理。这是独处的妙处,我且受用这无边的荷香月色好了。

曲曲折折的荷塘上面,弥望的是田田的叶子。叶子出水很高,像亭亭的舞女的裙。层层的叶子中间,零星地点缀着些白花,有袅娜地开着的,有羞涩地打着朵儿的;正如一粒粒的明珠,又如碧天里的星星,又如刚出浴的美人。微风过处,送来缕缕清香,仿佛远处高楼上渺茫的歌声似的。这时候叶子与花也有一丝的颤动,像闪电般,霎时传过荷塘的那边去了。叶子本是肩并肩密密地挨着,这便宛然有了一道凝碧的波痕。叶子底下是脉脉的流水,遮住了,不能见一些颜色;而叶子却更见风致了。

月光如流水一般,静静地泻在这一片叶子和花上。薄薄的青雾浮起在荷塘里。叶子和花仿佛在牛乳中洗过一样;又像笼着轻纱的梦。虽然是满月,天上却有一层淡淡的云,所以不能朗照;但我以为这恰是到了好处——酣眠固不可少,小睡也别有风味的。月光是隔了树照过来的,高处丛生的灌木,落下参差的斑驳的黑影,峭楞楞如鬼一般;弯弯的杨柳的稀疏的倩影,却又像是画在荷叶上。塘中的月色并不均匀;但光与影有着和谐的旋律,如梵婀玲上奏着的名曲。

荷塘的四面,远远近近,高高低低都是树,而杨柳最多。这些树将一片荷塘重重围住;只在小路一旁,漏着几段空隙,像是特为月光留下的。树色一例是阴阴的,乍看像一团烟雾;但杨柳的丰姿,便在烟雾里也辨得出。树梢上隐隐约约的是一带远山,只有些大意罢了。树缝里也漏着一两点路灯光,没精打彩的,是渴睡人的眼。这时候最热闹的,要数树上的蝉声与水里的蛙声;但热闹是它们的,我什么也没有。

忽然想起采莲的事情来了。采莲是江南的旧俗,似乎很早就有,而六朝时为盛;从诗歌里可以约略知道。采莲的是少年的女子,她们是荡着小船,唱着艳歌去的。采莲人不用说很多,还有看采莲的人。那是一个热闹的季节,也是一个风流的季节。梁元帝《采莲赋》里说得好:

于是妖童媛女,荡舟心许;益鸟首徐回,兼传羽杯;木翟将移而藻挂,船欲动而萍开。尔其纤腰束素,迁延顾步;夏始春余,叶嫩花初,恐沾裳而浅笑,畏倾船而敛据。

可见当时嬉游的光景了。这真是有趣的事,可惜我们现在早已无福消受了。

于是又记起《西洲曲》里的句子:

采莲南塘秋,莲花过人头;低头弄莲子,莲子清如水。

今晚若有采莲人,这儿的莲花也算得“过人头”了;只不见一些流水的影子,是不行的。这令我到底惦着江南了。——这样想着,猛一抬头,不觉已是自己的门前;轻轻地推门进去,什么声息也没有,妻已睡熟好久了。

1927年7月,北京清华园

译文&注释
作者简介
朱自清
朱自清的照片

朱自清(1898年11月22日-1948年8月12日),原名自华,字佩弦,号秋实。扬州人,文学家,以官话白话文的散文和新诗著称,尤以散文《背影》、《荷塘月色》著名。清华大学中国文学系系主任。朱自清散文结构严谨,脉络清晰,简朴平实,平淡自然,他又善于借景抒情,情景交融,富有诗意,绚丽多彩,情调与音韵和谐。他曾经说过:我的兴趣本在诗,现在是偏向宋诗;我是一个做散文的人,所以也热爱散文化的诗。因此,在他的散文中,也流露出诗的美感。

好书推荐
李鸿章传
李鸿章传

本书又名中国四十年来大事记,为二十世纪四大传记之一,当时梁启超戊戌政变后流亡日本,闻李鸿章死讯,奋笔而作,采用太史公笔法夹叙夹议,气势磅礡,情感充沛字里行间。本书从李鸿章的早年落拓,写到他参加镇压太平军、甲午海战,创办洋务运动,周旋于世界外交舞台直至死去的一生。

梁启超
昭阳趣史
昭阳趣史

《昭阳趣史》全称《赵飞燕昭阳趣史》,是明代艳艳生创作的白话长篇艳情小说。二卷六十六目,成书于明后期。 凡四卷,署名古杭豔豔生。叙述一只雌狐住于洞穴,修习道术,因缺纯阳不能成正果,于是变成一位漂亮女子下凡寻找男伴,以吸收纯阳。恰巧碰到一位年轻男子,却是燕子精变的,因缺纯阴而不能成正果。两人各有目的,进行交合,燕精因功力不及狐精而被吸去真阳,于是双方闹将起来,召来衆燕子和衆狐大战。玉帝罚他们下凡投胎爲人,以孪生姐妹诞生人间,长大后进汉宫爲妃嫔,即是汉代的赵飞燕与合德,以后的情节就明显地取材自《赵飞燕外传》。此书与作者所著《玉妃媚史》是姊妹篇。《玉妃媚史》以杨贵妃私生活为题,此书则着意描写汉成帝后妃赵飞燕及其妹妹赵昭仪的淫乱生活。

艳艳生
玉闺红
玉闺红

《玉闺红》为明末崇祯间刊行之小说,流传未广,知者绝少.《玉闺红》反映明末北京下层社会之窑子情况,怵目惊心,其性虐待之描述,亦为明清艳情小说所仅见。此书明显受《金瓶梅》之影响,取书中主要角色名字中之一字合为书名。叙明代天启年间,魏忠贤专横擅权,监察御史李世年刚直不阿,将魏阉罪状一一列出,冒死上奏,被害死狱中。夫人沈氏闻知,一头撞死。女儿李闺贞,只得与丫环红玉仓皇从府中逃出,不想遇到原来的差役吴来子,受其诓骗,沦为土娼,历尽苦难。后红玉入金尚书府中;闺贞被舅父救出牢笼,与尚书公子金玉文订终身;后吴来子身死花下,魏忠贤密谋篡逆,被参受戮。

东鲁落落平生
情梦柝
情梦柝

《情梦柝》是清代安阳酒民著白话长篇小说,又名《三巧缘》,四卷二十回。成书于清康熙年间。熔才子佳人与劝善戒恶于一炉,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当时的世情风貌。该书讲述胡楚卿与沈若素的爱情故事。胡楚卿乔装改名吴喜新进入沈家做书僮。期间与若素通意,并表达其爱慕之意。某日,得与若素相会,恰被若素母撞见。楚卿惧罪,不辞而去。后沈兵备家难保,欲为若素招婿,但需面试文才。楚卿闻讯前往,得中选。值沈兵备被劾失职,逮送至京,事乃罢。若素回乡筹资,备其父交纳赔款,却为她舅父醉中将她许婚某京官。若素乔装男子,逃避入京,途遇另一乔装改扮的秦蕙卿,伪以胞妹相许,并资助若素,使入京赎父罪。二人在途,又遇楚卿。于是由楚卿凑足赔偿之数,赎沈兵备出狱。终于楚卿得与若素、蕙卿成婚偕老

安阳酒民
珍珠舶
珍珠舶

《珍珠舶》全称《新镌绣像珍珠舶》是清代徐震著白话短篇(拟话本)世情小说集。六卷十八回。成书于清初。该小说集题材多样,或劝人慎交友;或通过书生的时运写世态炎凉等。反映了较广泛的社会生活,寓有明显的劝戒讽喻之意。除卷3叙死鬼与活人婚配事类于荒诞.其余都是较严肃的作品。情节迭宕有致,描写细致生动。

徐震